200327 谈谈连花清瘟胶囊的使用

网络答疑200327

 

陈德成 | 谈谈连花清瘟胶囊的使用

 

问题:莲花清瘟胶囊对治疗新冠有帮助吗?过了有效还可以用吗?

解答:各位朋友大家好!现在回答两位朋友,一个是 Dongmei,一个是 Tony。他俩的问题,其实是同一个问题, 就是有关目前市场上流行的叫莲花清瘟胶囊或者颗粒。Dongmei 说,请问莲花清瘟胶囊,对治疗新冠有帮助吗?如果过了有效期还可以用吗?问疗效怎么样。Tony说,莲花清瘟胶囊对治疗新冠有帮助吗?莲花清瘟胶囊或者颗粒到底对新冠肺炎、新冠病毒有什么样的作用?今天跟大家聊一聊。这些都是大家普遍关心的问题。

最近收到太多朋友的电话和微信咨询,问我们有没有莲花清瘟胶囊或者颗粒。我们回答没有,到现在我还从来没有见过这个药,只是听说,或在网上看到有图片。目前纽约有没有,我也不清楚,我们没有一直都没有这个药。

 

 

 

 

现在我就从三个方面对莲花清瘟,跟大家做一个介绍和分享。

第一,这个药为什么这么火?火的依据是什么? 第二,我想从中医角度,分析它的组成功能,以及目前新冠在纽约流行的一些适应情况。第三,就是这个药那什么人能用,什么人不能用,是不是谁用了更好使。 我想分三个方面,给各位做一个我的个人见解。

(先说第一点)这个药火,是因为我们中科院院士钟南山的团队,有了一项研究,就是莲花清瘟胶囊有抑制新冠病毒细胞复制的作用,这篇文章发表在国外的一个期刊《药理杂志》 Pharmacological Research, 文章题目是 “莲花清瘟对新型冠状病毒具有抗病毒、抗炎作用”。 这一篇文章显示了他们一些研究过程和结论,作者是钟南山和研究员杨子峰。文章主要介绍莲花清瘟明显抑制新冠病毒、SARS新冠SARS-CoV-2细胞的复制,从而发挥抗新冠病毒活性的作用。研究结果显示,研究结果显示,连花清瘟能够显著抑制SARS-CoV-2在Vero E6细胞中的复制,并明显降低促炎细胞因子(TNF-α,IL-6,CCL-2/MCP-1和CXCL-10/IP-10)的表达水平。体外实验,注意,体外实验,显示莲花清瘟能显著抑制新冠病毒复制,影响病毒形态,发挥抗炎作用。文章总的就是这个结论。那么钟南山,是我们国家属于传染病抗疫的一个大佬, 他是具有非常权威的专家,他的话,几乎就是一个我们指导的方向。所以这个莲花清瘟,在当时武汉也是用得非常火,是一个标配中药。国家也推荐叫三方三药, 其中都有这个。三个方,三个药,叫三方三药,其中就包括莲花清瘟和清肺排毒。

这个药在国内一直都用得非常火,舆论宣传也是非常多,所以家喻户晓。现在,纽约新冠病毒传播非常剧烈,数字节节攀升,周围有很多感染阳性的朋友,看出来大家都非常恐慌,得知这个药,大家都想纷纷得到。但是,我可以告诉大家,这个药要是因为有治疗作用,能够从正规途径进入美国,势必要经过 FDA,需要很多年才可以能够正式地拿到临床,在美国正式使用。当然你私下里从中国带过来自己用,这个倒也没有什么。但是如果要出售这个,而且声明能够治疗新冠或者抑制病毒,那这在美国是违法,是不可以这样宣传的,因为整体中药在美国不作为药,是作为食品,是不能宣传功能的。但是它有一种保健作用,类似功能食品、保健品一类的方式。那么有的文献报道说,莲花清瘟在美国申请FDA 的第二期临床,但是这个事实上咱们没有进行核对,不知道目前进展如何,那势必在美国搞一个新药,没个十年八年也是搞不成的。就是(例如)复方丹参滴丸,我在中国20年前就知道他们在申请,到现在也没有成功所以目前还没有一个中药处方、或复方制剂,可以在美国通过 FDA 认证,可以作为治疗的药物。

人们的恐慌是可以理解的,那么既然这个药据说是有效果,大家都想纷纷得到,抓到一个救命稻草,也感觉到好像这个世界末日可能要到了,这是一个最后的寄托。我从接听很多人的电话里也感觉出来了,有的人四处打听,来搞这个药,我不知道他们后来有没有搞到。但是,我们是没有这个药。

第二点,我就从中医角度,来分析一下这个药。这个药到底能干什么?这个药宣传的功效和这个药本身的作用,到底是怎样的?因为种南山的团队主要是西医,从药理学来进行研究,也是体外研究。他自己声明,这是体外研究。但是,中药是通过人体在体内发生作用的,所以是不是体内也有同样的作用?近期,他们在武汉各个医院也有一些报道,有二十一个省市推荐这个药,在使用过程中也有过一些统计,这些数字我就不再说了。厂家生产这个药,是夜以继日,叫以岭制药。这家厂家每天满足多少多少量,我也看到宣传得特别多。

下面我们从中医角度看看这个药,不谈西医,不谈体外了,谈体内,从中医传统上来辩证分析一下这个药的组成和功效。这个药,有十三味中药。有连翘、金银花、炙麻黄、炒苦杏仁、石膏、板蓝根、绵马贯众、鱼腥草、广藿香、大黄、红景天、薄荷脑、甘草。十三味药。 但是药方上没写药量。如果要配这个药,要根据情况。主治说明写的是,清热、解毒、宣肺、泄热,用于治疗流行性感冒、热毒性肺症,症状见发热或高烧、恶寒、肌肉酸痛、鼻流清涕、咳嗽、头痛、咽干咽痛、舌偏红、苔黄褐或黄腻。这些是说明书上标志的。

我们来看看这几味药的组成。这个方剂十三味药,总的来说是清热解毒。 麻黄能够解表清热,金银花、莲翘,石膏、板蓝根、鱼腥草等,80%的药都具有清热解毒的作用,只有麻黄、藿香有解表发散的作用。那么看来这个药是对于实热症,高烧不退,一定要有高烧。有高烧的人吃了可能会管用,没有发高烧的人尽量不要用。一会儿我再来分析怎样来选择它的一些适应症。

这个药开始是为了流感设计的,发现对于新冠病毒也有一定作用,那么他们从药理学上研究。我们再来结合看这次疫情的变化特点,我们从中医角度来进行辩证。钟南山团队主要是西医,我没看到里面有中医专家。但是中医专家的观点是不同的,比如说中科院仝小林院士、张伯礼院士,还有北京中医院的刘院长,他们都有不同的见解。总的来说,这次疫情叫寒湿疫。寒冷的寒,潮湿的湿。寒湿疫什么特点呢?就是以寒以湿为主,人们的舌苔普遍偏白,脾虚湿盛,肺气不足,多半是这种人容易中招,容易受感染。那么,这寒湿体质,就得需要温化来进行治疗。而实践证明,选择一些温化的方法,像 达原饮、平胃散、玉屏风散,这些对于去湿、补气、健脾、和胃这些方剂 (面)是有效的。实践证明,在武汉也是非常忌寒凉药物。

什么时候可以用寒凉药物呢?随着病情的发展,到了中后期,病人高烧不退,伴有咳嗽、呼吸困难等等症状的时候,特别是高烧,那么,就得需要有退热,需要清热解毒的药介入。但是,整个这个方子里,我们看不见去湿的药,一味都没有。那么疫情的传播,我们说主要是湿,有寒湿,有湿热。这次主要是寒湿,所以用温里的药、温中的药就比较合适。大寒的药反倒会改变你的体质,会加重病情,所以早期,不建议使用莲花清瘟,即使是中期也不建议。

现在,我接触确诊和疑似的病人,多半都没有发烧,有一点点低烧,以咳嗽为主,有点儿呼吸气急,还没有到呼吸困难。另外,痰也不多,一看舌苔都是白的,都是比较厚腻的。经过我最近的观察,有的服了中药以后,舌苔变化非常明显。吃了三五天的药,就已经明显改善。我回头找个时间总结一下,把几个病例的舌苔对比,吃药前后的,你会看到明显的舌苔清爽了特别多。这样,体质改善了,病情自然就不会加重。如果舌苔由白厚转为黄厚,病情就会加重了,这个时候就要发高烧了。高烧的特点,是吃什么药也不退,消炎药、激素都没有办法。吃中药,还是可以退烧,但是,莲花清瘟,是一个非常寒凉的药,里面有石膏、板蓝根、鱼腥草、大黄,特别是大黄还具有泻下的作用,吃了会腹泻。因为这个,在初期就不建议使用,因为寒凉能够伤脾伤阳。

昨天有个老病人打电话来,说他有个朋友用了一个药方,他给我念了,大概药方我听了,也都是清热解毒为主,大青叶、板蓝根、 金银花、蒲公英,我听他说,他吃完了这个方子两天了,现在浑身关节疼,以前他就有风湿。他问我,是药的作用呢?还是因为其他原因的作用?我推测可能是吃这个药太寒凉了,他本身就有风湿,也是个寒凉之体,再加上这个药苦寒,再加上大黄一泻,所以人很快会阳气脱,导致病情加重浑身疼痛。

另外这里面,还有一味药叫麻黄。麻黄在美国属于禁药,在16味中药里面,麻黄排在第一个,是美国FDA禁止使用的。所以在美国,通常公开场合是买不到麻黄的。因为麻黄有很多滥用,例如冰毒就是从麻黄里提炼的,所以在美国,禁用麻黄。但麻黄确实是个好药,在急性期发热恶寒,有恶寒的时候才用麻黄,或者有肌肉酸痛的时候。要记住,发烧一定要伴有恶寒,这个时候才能够用麻黄。如果只发烧,没有发冷,没有浑身疼痛,就不能用麻黄(这里是麻黄,下面是莲花清瘟)。我在有一期的视频里面,介绍了关于发热恶寒,大家可以回过头来再听一听,等义工再把那个放下来 (发出来),大家温习一下,到底怎么来鉴别发热和发热恶寒?到底在治疗上应该怎么对待?

总的来说,莲花清瘟只是个清热解毒的药,对现在的疫情来说,寒湿(体质的人)在早期,应该是不太适合。到后期、中后期,如果出现发烧症状才可以应用。这个就是根据方子我们分析的结果。

中医讲究辨证论治,量体裁衣。每个人情况不同,基础病也不一样,体质不同。在治疗的时候,我们中医是一人一方,每个人都有不同。当然可以有一个基础方,在基础上进行加减。比如说,我们的基础方是去寒除湿,这是一个总的原则。这个是基础方,那么在这个基础上,有的人偏寒,有的人偏热,那么呢,我们可以在偏寒、偏热的基础上进行加减。

我们现在的做法,也是参考武汉模式。武汉模式,有九个加减,就是我们中科院院士仝小林教授介绍的。比如说基础方,在偏寒的时候,比如说浑身疼痛,恶寒,我们要加一个一号方;如果有热,喉咙痛,咳嗽干咳,微汗,发烧,恶寒轻,这种是第二个方。另外,还有咳嗽比较重,加哪些药;呼吸困难,要加哪些药;高烧不退,要加哪个房子。所以中医,是有加减的,在一个基础方上面有若干加减。这次的武汉模式,是九个加减。我们也是遵照武汉的模式方案。这个方案,已经在武汉的卫计委确认,而且盖章同意,这是天下第一张,这是第一张由国家推荐的中医处方药方剂,有红头文件带公章的。

第三点,我强调一下,这个药,是不是每个人都能用?什么人能用什么人不能用?根据方剂组成和它的功效,结合我们所有这次疫情的特点。第一点,就是格外注意的,如果你没有发烧,我不建议使用莲花清瘟。只有在高烧没有恶寒的情况下再使用,或者发热恶寒共见的时候使用。如果没有高烧,千万不要用,这是第一点。

第二点,早期病人,如果担心自己得病,或者还没有确诊,有一点点症状,只是有点儿胸闷,或者咳嗽,或者有一点不舒服,喉咙痛,我不建议现在就使用这个药,应该继续观察,吃一些你合适目前的药。

第三点,我要特别强调,莲花清瘟不能作为预防的药。如果你没有感染,你是一个正常人,那么,千万不要用这个药,因为它太寒凉,反倒容易让你体质改变,容易中招。而且,吃这个药,会大便排泄次数增加,拉稀,因为里面有大黄。

这三条儿,我想跟大家提醒注意。这个药,不是随便可以用的,不是买来就是救命的,只要适合你的症,你就可以用,那就是救命的。中药呢,我再重复一遍,不是因为花钱难买就是好药。适合你的才是好药。

另外,我还要说明一下,钟南山这个团队也格外强调,这是一个体外实验,并不是在人体内进行的。所以人体内产生的作用并不十分清楚,而且他们的研究是用现代西药的研究方法。这个,我的导师一直有这方面儿的一些不同意见,我跟大家分享一下。中药,我们用了几千年,一直应用于临床,不管是瘟疫还是正常的疾病,我们都使用中药的配方。其实,中药不需要这些药理毒理检测在体外能够做到什么。用我老师这话说,我们人都吃了好几千年了,为什么还得老鼠耗子点头?他意思是,我们要给这些药先给老鼠用了,老鼠用了合适,我们人才能用。其实这是一个反向的。如果你有一个化学的东西,人类从来没有的,你造出来的东西,先给老鼠用,完了再给人用。我们现在几千年的中药,人已经用了几千年了,反过来再给老鼠用,再让老鼠证明一下,它点头同意,我们才可以再用。

这是中医研究的一个极大误区,很多同行有这种感觉。我也看到了网络上的一些不同声音,对莲花清瘟,特别是搞中医的同行,他们对这个药也有一些不同看法。我只是从专业角度来分析这个方子,它的组成和作用。也是提醒大众,不要盲目跟从一定要结合自己的体质和具体病情特点,找一个身边儿的中医师,咨询一下你能不能用这个药,之后再用,千万不要买一个药,人家说好就用。这可能会对自己产生不良的后果,提醒大家注意。

这个问题就先回答到这里。下面呢,辛苦我们的义工,把这个我在《侨报》群里的讲座,传到我们健康群,让大家一起分享。有问题,大家可以继续在这里提问,我抽时间跟大家一起来分享和解答。谢谢大家。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