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医之路:爱上针灸,爱上中医

我现在是一名口腔科医生,从小一直非常喜欢祖国医学,也是因为自己和家人身体经常有疼痛的缘故,我十几岁就开始给家人按摩,拔罐,刮痧和针灸治疗。

 

有一次妈妈的前臂疼痛的不能睡觉,我通过按摩,拔罐都无效,就开始按照书上的穴位给妈妈使用毫针扎了曲池,手三里和阿是穴,非常神奇的是我并没有任何经验只是试试看的心态,妈妈的疼痛竟然消失了。后来也使用一些放血疗法治疗发烧和感冒;甚至静脉输液我也是一针就能找到静脉,也不痛;这下可好,妈妈和家人都认为我有做医生天赋,并称为我“刘一针”。

 

 

20岁那年小我8岁的堂妹受风了,口眼歪斜请我治疗一下,他们去医院三天也没有治疗见效,我也是按照传统的方法和穴位治疗七天治愈了,其实我心里很清楚,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治疗好的,原理是什么。我内心深处一直感觉到很惭愧,稀里糊涂的给别人治疗疾病是不负责任的。

 

没多久我姐姐的公公得了中风偏瘫床上请我治疗,我当时使用的都是银针,让我顾虑的是需要别人退裤子,我很不好意思也要面对这些难为情的事。治疗第一个月,每隔一天我针一次,每次穴位略有改动,现在也不记得怎样的顺序和思路,同时也查阅许多资料。我发现又一次稀里糊涂的治疗好了,时隔二十多年伯伯的身体一直硬朗,手脚灵便。

 

当年年底我感到自己多年的毛病又犯了,颈肩背疼痛难忍,影响睡眠,也影响自己的心情,就在我们中医院针灸科老师给我治疗几次,治疗过程中疼痛难忍,也上了电针,不但没有任何效果,反而让我对针灸产生恐惧和对针灸治疗产生怀疑。我试过牵引也体会过各种理疗仪;也做过背部按摩;后来我研究足底穴位按摩治疗好其他人,我的病一直没有办法解决。渐渐的我对中医也失去了兴趣,中医太博大精深了,我的记忆力不好,也驾驭不了祖国医学,所以我把更多的精力放到了口腔专业。

 

在从事十八年的口腔治疗工作至今一直有许多自己无法解决的口腔疾病。比如三叉神经痛,颞颌关节疾病,磨牙症,引起的头痛,肩颈痛,腰背痛,失眠甚至抑郁。看到你身边的亲人和自己的病人受到疾病的折磨和对生活的困扰,我内心一直很痛,很想找到一个简单易行的方法来解决他们的痛苦。这些年我也尝试过传统针灸,拔罐,刮痧和习练瑜伽来解决身边朋友们的疼痛。发现这些方法都不能彻底解决。我感觉自己一直停留在术的层面徘徊,没有找到疾病的根源和彻底解决的方法。

 

2018年3月份,高博士引荐陈德成老师独创的动筋疗法让我建立了对口腔相关的疑难杂症疾病治疗的信心。同时也让我在医疗道的层面上进了一步,深刻体会到“天人合一,阴阳平衡”的道理,陈教授把他几十年的工作经验和创新的精髓,通过七天的时间全部教授于我们学员,在此我深表感激!看到陈老师成功的案例和给我治疗疼痛两次就有所缓解神奇的效果,让我又一次爱上针灸,爱上中医。

 

 

理论联系实践也非是一日之工,培训后,我尝试治疗了几个病人。有肩颈痛,减肥,发烧,美容养颜罐等病人都有初步的疗效。

 

 

我愿意进一步的去尝试并不断的探索,不仅解决牙齿问题同时还要消除身边人的疾病之苦。也能让中医和医疗灵魂得以传承!

刘姜华

2018.4.5于北京

 

*** Disclaimer: Results may vary person to perso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