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医药在现代辅助生殖技术中的应用及趋势

中医药在现代辅助生殖技术中的应用及趋势
张明敏

自1978年第一个试管婴儿诞生,以体外授精一胚胎移植为代表的辅助生殖技术(assisted reproductive
technique,ART)为无数的不育不孕症患者带来了福音,并已被广泛应用。由于控制性促排卵、体外授精及胚胎的培养程序化,孕育成功率在不断上升,但是与人们的要求仍然有差距,因此如何提高人工助孕技术的孕育成功率是患者和医务工作者共同关心的问题。

目前,体外授精的成功率在90%左右,但总的孕育成功率依然不高(约30%左右),主要原因是卵巢反应功能低下而取消促排卵周期、子宫内膜接受能力差引起的着床障碍等¨’。现代医学中对此两项尚无有效的办法,因此,国内外医务工作者从传统的中医药理论人手,在人工助孕的同时辅以中药或针灸治疗,已得到的结果显示了较好的势头,在此将近5年来的应用状况进行评述。

中西医结合关于肾主生殖与生殖内分泌研究成果中医学在妇产科方面积累了丰富的临床经验,有一套较完备的理论体系。“种子必先调经”,“两精相搏,故有子”等理论在现在仍然有极其重要的现实意义和指导作用。

龚德恩于60年代参照西医月经周期中生理变化和激素水平的特点,结合中医辨证施治的方法,将补肾、养血、益气、活血等方法兼相配合,应用于月经周期的不同时段,形成的中药人工周期疗法,在临床中取得了很好的疗效。

俞瑾等从20世纪80年代开始,以中医肾主生殖理论为基础,用中药和针灸为治疗方法,采用现代的检测手段,用西医能够接受的语言,从整体一器官一细胞一分子基因水平初步阐明了。中药、针刺是通过对神经内分泌代谢和神经内分泌免疫网络的调节而达到提高生殖功能的。尤其是在多囊卵巢综合征的研究方面所做了大量工作,并且形成的一系列治疗方法,俞瑾等的温补方和天癸方治疗不同类型多囊卵巢综合征引起了国际学术界的关注。

stener—Victorin E等运用电针刺激的方法在多囊卵巢动物模型和多囊卵巢综合征患者中均有较好的诱导排卵的作用,其机制可能与促性腺激素的分泌和神经肽的释放有关。

以上的工作为将中医药用于辅助生殖技术,协助其提高孕育成功率奠定了良好的工作基础。

中医药在辅助生殖医学中的应用现状
早在20世纪70年代就有人将人工授精的方法与中医药相结合治疗不孕症,较之单纯用中药或西药有较好的疗效⋯,这是一种有益的尝试。70代末体外授精技术(IVF),即试管婴儿的诞生是生殖医学界的一场革命,此后的体外培养方法的不断改进,使该技术成功率不断攀升,随之而来的卵细胞浆内单精子注射技术和胚胎移植前基因诊断使辅助生殖技术更趋完善,但目前该项技术好象进入了“瓶颈阶段”,主要包括:卵巢反应低下和子宫内膜接受能力受限(即着床障碍)。

对于前者人们往往用加大促卵泡激素剂量的方法,但是如果过多的运用促卵泡激素又会引起内源性激素的紊乱,而影响着床。现在有一些探索性的方法,如用补充左旋精氨酸、注射生长激素等方法,结果存在争议。

张明敏等运用银杏叶制剂治疗19例体外授精治疗中卵巢反应低下的患者,对照组(只用常规治疗)19例。结果表明,治疗组的卵泡数、卵细胞数和子宫内膜厚度均较对照组明显改善,治疗组的妊娠率为15.8%,其机制可能是改善了局部的微循环、8o。

另一个影响孕育成功率的原因是着床障碍,胚胎着床是一个极其复杂的胚胎与子宫内膜之间的相互交流过程,由于伦理学的原因,人们对这一影响胚胎着床的关键知之甚少。试管婴儿之父RG Edward对于胚胎着床机制曾以“黑箱”(black box)来形容其复杂性。

为了提高着床率,目前,人们通常用观察血清雌激素的水平和子宫内膜的厚度来把握胚胎移植的时间,如此能够改善着床率,但是对着床障碍的诊断仍不尽人意。

因此,中外学者运用中医辨证施治的理论,采用传统的针灸和中药着手,在胚胎移植前对母体进行干预,已经显示出很好的苗头。Paulus和张明敏等采用随机对照的方法观察胚胎移植前后运用针刺三阴交、血海、足三里等穴位对患者临床妊娠率的影响,结果显示:针刺治疗组的临床妊娠率明显高于与对照组(无针刺治疗)和安慰针灸组(相同穴位,安慰针灸针),其机理与减轻胚胎移植时子宫内膜的收缩有关∽’10。。有人对接受IVF治疗的患者在取卵前和其中用低频电针镇痛,结果表明电针组的止痛效果和常规止痛方法一样,同时胚泡液中神经肽Y的含量明显升高,他们认为这对人类卵巢甾体激素合成很重要,但电针并不能提高妊娠率。

连方等运用中药配合体外受精及胚胎移植治疗不孕症患者2例均宣告临床妊娠。朱文杰等用滋肾育胎丸配合体外受精胚胎移植治疗不孕症患者70例,同时设对照组(只用常规治疗)70例,结果显示:中药治疗组胚胎种植率、临床妊娠率(分别为24.12%和51.52%)显著高于对照组(16.67%和34.78%),他们认为可能与中药提高血清黄体酮的水平有关。

张明敏等用补肾益气活血汤对多次助孕技术失败患者在再次进行体外受精一胚胎移植前用3个周期的中药治疗后明显改善了妊娠率。张树成等用中药补肾调经复方应用实验动物和不孕症患者,结果显示:该方不仅能使血管的生成增加,而且对着床期子宫内膜血管生成因子及其受体的表达增强,该结果为中医药促进胚泡着床提供了有利的证据,也为将中医药配合辅助生殖技术提高孕育成功率的研究提供了新的视角。

存在的问题和今后的工作重点
生殖过程是极其复杂的,不孕症的治疗是相当棘手的。体外授精一胚胎移植技术的开展不过25年的时间,文献记载中医药应用于这一技术之中才5年的历史,这是一项新的事业,而且有较好的苗头,是一件值得研究的课题。尽管已经取得了一定的疗效,但病例数仍然较少,经验还很有限,而且在药物和穴位的选择上存在一定的盲目性,正如Stener_victorin所说:缺少证据并不等于缺少疗效m 3。更成熟的方法还有待我们更多的经验积累,对已经有的苗头要深入地研究,在加大临床观察例数的同时要加强实验研究,在实验和临床设计上要更好地体现两者结合的优势。

有一些重要的中医药有特色方面应加强研究和开发,如卵巢功能反应低下的患者,用补肾活血的方法可以增强激素的敏感性和改善微循环;对由于月经周期紊乱,子宫内膜接受功能差引起的着床率低下的患者,运用中药周期疗法,在月经期用活血化瘀法,在月经间期运用补肾活血养血调经的方法,在不同的时间给予不同的治疗方法,整个治疗过程体现补肾调经,祛瘀生新的治疗观念,配合辅助生殖技术,迎接新的治疗周期,提高孕育成功率。这些治疗方法是采用辨证施治的方法,还是采用专方专药的方法更合理还有大量的工作要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